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依依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3偷情恶男-第11部分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雪蝶幽幽冷笑,她知道自己下对注了!耿老非常狡猾,但凡是人一定有弱点,他最大的弱点就是——好色!
  她继续把衣服穿好:“我要亲眼看到勇志被放走后,再跟你上床。”
  “好好,全听你的。”色迷迷的耿老马上打开门命令外面的手下,“去把初勇志放出来。”
  当浑身是伤的勇志出现在雪蝶面前时,她再也无法伪装坚强,泪如雨下地扑过去。
  “勇志、勇志!”
  昏迷的初勇志很想睁开眼却力不从心,喃喃地呼唤着:“是姐姐吗?姐姐……”
  “勇志,是我,是姐姐!”雪蝶紧抓住他的双手,“你放心,我马上带你走,你再也不会受苦了。对不起、对不起,是姐的错,我没有好好地保护你……”
  她愤怒地转向耿老:“他在发高烧,你打算害死他吗?”
  “唉呀,小美人,你别这么说嘛!”耿老装得很无辜,“我可没虐待你老弟啊,我还固定三餐给他吃、给他喝呢,算是很客气了。他身子那么娇弱,我有什么办法呢?”
  算了,再跟这人渣计较是于事无补的。雪蝶擦干眼泪抱着弟弟,眼前最重要的是马上把他送到巩家,遴风哥一定会请医生好好地医治勇志。
  她冰冷地道:“我要你的儿子耿舜凯亲自驾车送他到巩家,其他人我都不信任。”
  “这……”耿老瞠目结舌。死丫头!这么精明!
  他故作为难地道:“这可能比较困难……”
  “好,那我也不为难你,我立刻走!”雪蝶又使出绝招,她就不相信这老色鬼舍得放弃到了嘴边的肥肉。
  “好好、你别急嘛,听你的,全听你的。”耿老马上投降了,他垂涎这粉雕玉琢的小美人已经好多年了,难得她自己送上门来,岂有放过的道理?
  他掏出一把钥匙给手下:“去请少爷出来。”
  被软禁的耿舜凯也放出来了,激动地望着雪蝶:“雪蝶,我终于见到你了!你还好吗?我好想你、好担心你……”
  雪蝶艰难地叹了口气:“对不起,舜凯哥,
  请你送我弟到巩家别墅去,亲自把他交到巩遴风手上。”
  她知道自己不该利用耿舜凯对她的爱慕之心,但,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有别的选择吗?
  她已打算跟耿老同归于尽了,但前提是——一定要救出勇志!
  对不起!她在心底无言地说,对不起!舜凯哥,欠你的我只能来世再还了。
  “送走勇志?”耿舜凯惊愕地看着初雪蝶和父亲。怎么可能?老爸不是把初勇志当成最大的王牌吗?他怎么可能答应放过他?
  但他随即明白了!他悲愤地大吼:“雪蝶,不要!不要这样牺牲你自己!嫁给我吧,你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深爱着你!让我好好地照顾你,我发誓会保护你一辈子!让你永远脱离组织,不再受到任何伤害!”
  一想到可怜的雪蝶竟要以身子来换取勇志,他愤怒地想杀掉自己的父亲!
  耿老不耐烦地斥喝:“得了!你少鬼吼鬼叫了!叫你把初勇志送走,你就乖乖照做,出去!把他们两个拉出去!”
  真讨厌,他急得想立刻扑上小美人,可不许任何人坏了他的兴致。
  手下立刻把耿舜凯和初勇志往外拉。
  “放开我!”耿舜凯奋力挣扎着,回头大吼,“雪蝶,不要!不要这样!他不是人,他会把你整得生不如死,雪蝶——”
  初雪蝶痛苦地闭上眼睛,她知道!她全都知道!跟耿老上床后,她的人生会更加凄惨、更生不如死!
  她很清楚他的下流招数——全程录影,好当作日后威胁的工具。
  但她还有别的选择吗?
  “呵呵,小美人,终于只剩下我们两个人
  了。”耿老淫秽地盯着她,“这样可以了吧,我那笨儿子一定会乖乖地听你的话把你弟送到巩家,现在可以上床了吧?”
  雪蝶抬起头,给了他一个冷艳却凄凉的微笑:“当然可以。”
  她的心已经死了!不在乎了、什么都不在乎了……
  就在此时突然外头传来“轰隆!轰隆!”的巨大爆炸声。
  爆炸威力之大让整个房子都摇摇欲坠!“轰隆”又是一声,连主卧室的墙壁都被炸裂了!巨大的石块不断地掉下来,可以看见外头已经失火了,熊熊火势正蔓延着。
  “妈的!该死!这是怎么回事?”耿老吓得兴致全飞了,手忙脚乱地跳下床找衣服穿,“夜蝶,这是你搞的鬼对不对?
  你打算来个里应外合出卖我?”
  雪蝶凭着过人的意志力奋力翻下床套上衣物:“不是我,你一生作恶多端,还是想想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吧!”
  她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,但她立刻抽出一把被藏在床边的手枪,这是她一进房时就瞄到的,怕死的耿老在房间里藏了不少武器。
  “妈的!不是你?不是你还有谁?你竟敢耍老子,我就先收拾你这祸害!”恼羞成怒的耿老迅速掏出两把手枪,眼看就要对着雪蝶疯狂射击。
  雪蝶冷冷瞥他一眼,毫不客气地开了一枪,她的枪法可是比耿老好上一千倍!他还没动手,她就轻易地射中了他的两条腿。
  “啊啊——”耿老发出杀猪般的哀嚎,“夜蝶,你住手!你别忘了是我救了你们姐弟俩,没有我你们早在十几年前就饿死了,你不能杀我,快把我救出去啊!好痛,好痛啊……”
  雪蝶没有闲工夫理他,爆炸的威力让耿老整个基地全被炸毁了,破碎的石块不断掉落,她可不想陪这人渣一起死,必须尽快地逃离这里。
  但,眼前满是大火与落石,她该如何逃出去?而且迷香开始发挥作用了,她连站都站不稳……
  就在她差点被一落石击中之际,背后有一个黑影倏地扑上来将她压在地上,也逃过落石的攻击。
  “蝶儿!”她听到了最熟悉的声音,“你还好吧?你没事吧?快回答我!”
  巩遴风!雪蝶惊愕地回头,几乎以为眼前出现的不过是幻觉。
  “你……你为何会在这里?”
  耿老的手下行动相当小心,他不可能是跟踪他们过来的。
  “说来话长。”巩遴风莫测高深地微笑着,“不过这里实在不是个聊天的好地方,走吧,我们先出去。”
  她从不知道巩遴风的身手竟如此利落,枪法甚至在她之上!耿老的手下不断地开枪想拦住他们,但都被巩遴风一一还击,没有浪费半颗子弹地便解决所有的敌人。
  石块不断地落下,大火熊熊燃烧着,雪蝶紧紧攀附在巩遴风怀里,很快地,因为迷香的关系,她终于失去了意识……

  第九章

  昏迷的雪蝶又陷人噩梦中……
  她看到满身是伤的勇志站在她左边,而巩遴风站在她右边,耿老如鬼魅般出现在她面前
  交给她一把手枪,要她当场开枪射杀巩遴风,否则他便杀了勇志!
  不要、不要逼我……她泪流满面地摇头,她做不到啊!她无法杀死最心爱的男人!绝望之中,她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下扳机……
  但,她却没死,反而看到勇志和遴风哥像泡沫般地在她面前消失了……
  不!不!怎么会这样呢?她惊惶地尖叫寻找他们,却只听到耿老得意的狞笑声。
  不要!她不能失去最心爱的男人,还有她惟一的亲弟弟。不要!该死的是她啊!
  “遴风哥!勇志!你们在哪里?在哪里……”床上的她脸色惨白如纸,拼命地摇头,冷汗不断地冒出。
  “蝶儿!”一双温暖的大手紧抓住她,温柔地安慰着,“你在做噩梦,快醒来!没事了,一切都没事了。”
  这股声音像是光芒般,将她由地狱里拯救出来。
  她睁开眼,看到的是最想见的一张容颜。“遴风哥……”她双手颤抖地抚摸他的脸,“我……”
  “没事了。”巩遴风将她整个人拥入怀里,一遍又一遍地轻抚她的背部,“别怕,都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  倚偎在他怀里,雪蝶忍不住痛哭失声,像是要把长久以来的痛苦和无奈,统统宣泄出一般,哭得声嘶力竭。
  没事了吗?她终于可以由长达十几年的噩梦中,完全清醒过来了吗?真的可以吗?
  刹那间,她想到了一个最重要的人——勇志!
  “勇志!”她惊惶失措地推开巩遴风,急切
  地问着,“我弟他人呢?他有没有平安地回到这里?他还好吗?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
  “别急。”巩遴风温柔地为她擦去满脸的泪。
  他柔声道:“勇志很好,他现在在另一个房间接受医生的治疗,他身上的确有些外伤也发着烧,但绝无性命危险。你放心,他很快就会好起来的,因为你们是亲姐弟,他身上流的是跟你一样坚强的血液。”
  雪蝶闻言又是一阵鼻酸。感谢天!感谢上苍!勇志终于平安脱困了,可怜的他不知吃了多少苦?
  “你先躺着。”巩遴风将她轻按回床上,“爆炸时你身上无法避免地受了点轻伤,我现在去叫医生进来帮你看看。”
  “不用了。”雪蝶紧抓住他,力道之大像是怕他消失一般,“我没事的,那些伤口都没大碍,你还好吗?”她着急地审视他全身上下,“你一直以身体保护着我,你的伤一定比我还严重,让我看看你伤到哪里了?”
  “放心!”他给了她一个爽朗的笑容,“小蝶儿,你很看不起你未来的老公喔!那些阵仗对我而言只是件小case罢了,不过我可要好好惩罚你,你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不说,甚至还只身一人跑去冒险!你究竟把我放在什么地方?”
  雪蝶这时才能仔细地回想整件事的来龙去脉:“遴风哥,我不明白……你是如何找到耿老巢穴的?你跟踪我吗?那些爆炸又是怎么回事?”
  “我没跟踪你。”巩遴风淡笑地拧着她的小鼻头,“小东西,从你失魂落魄地由古城区回来后,我就知道一定有事情发生了,否则这几天你不会一直躲我,老是躲在房间叹气。”
  他双眼发出精悍的光芒,继续道:“我被人追杀过那么多次,你以为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反
  击吗?我的手下早就在密切注意耿老的一举一动,也查出了他在摩纳哥的落脚处。所以,你今天下午神色恍惚地离开家后,我便知道一定有事要发生了!于是安排我的手下直奔耿老老巢,打算展开行动。”
  雪蝶听得都呆了:“那……那些爆炸是警方做的吗?你报警了?”她心下一揪……
  “我没报警。”他心疼地握住她的手,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,如果他报警了,就算逮到耿老,但她的杀手身份仍会给她带来很多麻烦。
  “那些人是我所聘用的佣兵集团,只要给钱,他们就会替你摆平很多事。他们直接炸了耿老的巢穴后,最后才会通知警方前来处理那批人渣。”
  “耿老死了吗?”她问。
  巩遴风回答:“他没死,那个老家伙身受重伤,不过还是保住了一条命。我把他的手下全交给警方了,但单独留下了耿老和他的儿子耿舜凯。蝶儿,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两个人?我全依你的意思。”
  雪蝶沉默不语,她的确幻想过千次、万次,要亲手杀了作恶多端的耿老!但——
  “算了。”她摇摇头,“我不杀他,你还是把他交给警方,让法律来制裁他吧,毕竟……”她脸上掠过一抹苦涩。“虽然是他把我推向杀手生涯,让我过得生不如死,但无可否认地,当年若不是他,我跟勇志也许早就饿死在路边了。得饶人处且饶人,这些年来的恩恩怨怨,我已经不想再计较了,就让一切由上苍来决定吧!”
  “好,我答应。”巩遴风握紧她的手,他只希望他的小女人尽早脱离那些噩梦,她的任何决定他都会全力支持。
  “还有,遴风哥,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?关于耿舜凯……请你放他走好吗?坦白说,他
  并没有对不起我,也没有参与杀手组织的任何决定。所以他是无辜的,我希望能还他一个正常的人生,让他重新开始。”
  她痛恨的人是耿老,与耿舜凯无关。更何况,她很感谢耿舜凯真的信守诺言,将勇志亲自送到巩家来。
  “我明白。”巩遴风微笑地点头,“小蝶儿,谈完了别人的事,现在可以谈谈我们之间的事了吧?”
  我们之间的事?这一句话却令雪蝶脸色骤变,她慌乱地抽回自己的手,不敢再正视他:“遴风哥,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任何事可谈了……我很感激你救了我,也救了我弟,等勇志伤势稍愈后,我会带他离开这里。”
  巩遴风皱起浓眉:“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提议,我的未婚妻急着想离开我,要上哪儿去?”
  “我不是你的未婚妻,我的记忆力已经全部恢复了。我是初雪蝶,不是黎蝶儿!”
  她面白如纸,哀伤地说道:“事到如今,你还不明白吗?我是个杀手啊!我满身的罪孽,跟耿老是没有两样的。如果不是你的庇护,今天我也必须被交给国际警察!你怎么能要一个曾经追杀过你的女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