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依依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3偷情恶男-第10部分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她已经想起来了,她全想起来了!
  就是在这里!在这条山路上,代号夜蝶的她奉了耿老之命前来追杀巩遴风。
  她想起自己像是不要命似的飞车与他追逐在山路上,然后她一再地以自己的座车撞击他的跑车,想把他撞下断崖。
  “原来我真的是个杀手……”雪蝶狂笑着,笑出了满脸的泪。原来她不是什么出身书香世家的千金小姐,更不是巩遴风的未婚妻,她只是一名杀手,一名冷血又见不得光的杀手啊!
  原来……
  她还想起自己开枪射击,打破了他的后车窗,她的车子紧跟着他的车,就在她有机会开枪射穿他后脑勺之际,她突然看到了满车的白玫瑰!
  白玫瑰!
  那一瞬间她犯下了杀手大忌,她分神了,而且是严重地分神了,完全忘了自己还手持灭音枪,竟一动也不动地呆望着满车的白玫瑰……
  所以,她才会中枪,才会发生车祸而失去记忆。
  “原来这就是我、这就是我……”她的泪水像是无法停止般地滚滚而下,她颤抖地看着自己的双手。这一双手多么卑贱又可耻!这一双手,沾满了多少血迹和罪孽啊!
  她惟一不明白的是——为何巩遴风当时会救了昏迷的她,甚至还宣称自己是他的未婚妻?
  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——他是齐哥哥!那个曾允诺要守护她一生一世的齐哥哥、曾答应要为她植出那一大片白玫瑰花园的齐哥哥……
  他一定是认出她了,他一定是认出她就是当年的初雪蝶了。
  否则,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?
  但不论他是齐哥哥还是巩遴风,对她而言都一样啊,她没有资格得到他的爱。
  她是一名杀手啊,一名低贱的杀手,她甚至还奉命要杀他!
  “为什么——”她再也忍不住地仰天哭喊着,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?
  老天爷太残忍了!她宁可这一辈子都没有再遇到齐哥哥,就让他的记忆中永远留有她最美的一面就好。
  但为什么要让他们在这种情形下相逢?,她已不再是小蝶儿了,只是个要取他性命的杀
  手……
  为什么?
  xinting xinting xinting
  “蝶儿小姐,你终于回来了!”
  当管家打开铁门发现站在门口的雪蝶时,松了一大口气:“你再不回来少爷就快疯了!他找了你好久,你到底去了哪里?怎么都不跟我们联络呢?司机盖瑞说你要他在六点的时候去古城区接你,但他回到那里时根本找不到你啊!”
  雪蝶漠然地走人屋内,脸上还有残存的泪痕,完全不回答老管家一连串的问题。
  同一时间,门口又响起了尖锐的煞车声,巩遴风还没进门就急促地问着佣人:“她回来没有?”
  “回来了、回来了!”佣人连忙回答,“蝶儿小姐已经平安回来了。”
  听到他的声音,原本像具行尸走肉的雪蝶才稍稍回神,迅速抬手拭去脸上的泪痕。
  她的手都还没放下,巩遴风已如闪电般地冲人屋内紧紧抱住她。
  “蝶儿!”他急迫地审视她的全身上下,“你还好吧?你没事吧?天啊,你差点吓坏我了!”
  为了寻找她,他疯狂地开车在附近的山路上,寻找了不下数十回,而那名倒霉的司机盖瑞早就在被他臭骂一顿后,当场开除了。
  “我没事。”雪蝶苦涩地为他拭去满脸的汗,“我……我只是出去散散心,忘了时间而已。”
  事实上,她早就回到别墅附近了,却一直没有勇气进来罢了。
  “你……”巩遴风紧绷的心神此时因见到她而完全放松了,他更紧密地紧搂住她,力道之大像是恨不得将她揉入自己怀中,嗓音低沉嘶哑,“下次别这样了,千万别一出去就好几个小
  时,完全不给我一点消息,我真的快疯了!快疯了!”
  命令女仆带蝶儿回房间服侍她沐浴后,巩遴风来到她房里,陪她共进晚餐。
  晚餐很丰盛,还是她最喜欢的中国料理,但她却毫无食欲。
  “你怎么了?”巩遴风放下刀叉,深深地望着她,“蝶儿,你吃得很少,菜色不合胃口吗?”
  他考虑撤换特地为她聘请而来的厨师。
  “不。”雪蝶摇头,“菜色很好,只是……我可能有点不大舒服,所以没什么胃口。”
  巩遴风起身坐到她身边,眸光更加深沉而温柔:“蝶儿,你有心事,你在烦恼些什么?告诉我。”
  她差点因他语气中的宠溺而当场掉下泪来。不,不要对她这么好,她只是个杀手啊!
  “我真的没有。”雪蝶勉强地挤出笑容,“你对我这么好,给了我这么舒适的生活,我怎么会有烦恼呢?”
  “是吗?”他轻轻地抚着她的长发,灼热的视线不曾离开过她的脸,“蝶儿,如果你真的有心事,告诉我,不要一个人承担。别忘了,我们是未婚夫妻。”
  最后那四个字,他说得非常温柔而真诚。
  雪蝶仰起脸颊,想借以把眼眶中灼热的液体逼回去,幽幽地望着他:“遴风哥,我真的是你的未婚妻吗?”
  “当然!”他的笑容更加笃定,但眼神如鹰,“为什么这么问?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  “没有。”雪蝶垂下眼帘避开他犀利的视线,“我……我只是常常觉得很疑惑,你说我是你的未婚妻,但我却一点印象都没有。你说我们曾经在美国一起生活,我也在那里念书,但我也没有半点记忆……”
  她的眼神更加悲伤:“遴风哥,是不是这一切都是你哄我的呢?我们并不是未婚夫妻,对吧?其实,我……我的真实身份很卑贱,对吧?”
  承认吧!她无言地在心底祈求着。承认这一切不过是你善意的谎言,我只是个职业杀手啊,是个杀人如麻的杀手!
  把我赶出去吧!永远地赶出去,不要让我有机会对你下手!
  巩遴风眸光转为阗黑,隐隐闪耀着她所不明白的冷芒,语气却更加坚定:“小蝶儿,你下午进城看了场动作电影吗?还是去买了推理小说?否则为何有这么荒谬的念头?”
  他的笑容轻松闲适,爱怜地揉揉她的头发:“你这小脑袋瓜不要胡思乱想,你明明是我的未婚妻黎蝶儿,如果你还不放心,不如我们早点举行婚礼吧!我要你真真正正成为巩家的人,再也没有时间去乱想。”
  他不在乎她是杀手夜蝶;也不执意追寻她是否就是初雪蝶。他只知道——眼前这女人有着他最迷恋的气息,可以给他安定。她需要他,他更需要她!!
  他绝不放弃她!
  雪蝶的泪像断线珍珠般落了下来,他向她求婚。他明明知道她是杀手还向她求婚?上天究竟给了她一份什么样的爱情啊!
  但她承受不起,她自惭形秽,她没有资格承受这番深情……
  她将泪水擦干,深吸一口气后,眼神转为冷漠。
  她推开巩遴风站了起来,淡淡地道:“不,我还不想结婚。应该说,未来几年之内,我绝对不会考虑婚事。”
  “蝶儿,怎么了?”巩遴风很疑惑,不明白
  她的神情为何一下变得很冰冷。
  “没有怎么了,我只是还不想跨入婚姻之中。”她故意笑得很轻佻,“你知道的,我还想多玩玩,多看看这个世界,这个花花世界多令人沉迷啊!结婚的事还是过几年再说吧!”
  讨厌我吧!遴风哥,请你讨厌我吧!认为我只是个轻浮、虚荣又完全没有家庭观念的女孩!
  放弃她吧!就当……从来不曾遇到过她!
  像他这样的男人,应该拥有更好、更纯真的好女孩啊……
  巩遴风走到她面前,大手放在她双肩上,紧盯着她的眼瞳,一字一句道:“你今天发生了什么事?还是——你遇到了什么人?告诉我!”
  他看得出她极力在伪装自己,说些言不由衷的话,但……她为何要这样做?
  难道是……
  “我没有发生什么事,我只是不想结婚,觉得婚姻很无聊、很多余。”雪蝶冷漠地推开他的手,命令自己不许沉溺于他的温柔中。
  她面对窗外冰冷地道:“遴风哥,请你出去吧,我很累了想休息。”
  巩遴风沉默地盯着她,他知道今天一定发生过什么事。但,他不想再继续逼问她。
  他会自己找出答案,揪出那该死的人!
  “我知道了。”他的语调依旧溢满宠溺,“你早点休息吧,明天我再过来陪你吃早餐,晚安。”
  他轻轻地替她关上房门。

  第八章

  “勇志、勇志……”
  “姐姐,救我、救我!”求救的声音却越来越小,越来越微弱……
  “勇志!”
  “姐——”
  “不!勇志——”
  “不要——”雪蝶尖叫着从床上坐起,全身都是冷汗,惊魂未定地望着漆黑的房间。
  梦?原来是梦?
  这几天晚上,她不断地做着噩梦,梦中,勇志被关在牢里遭受了各种酷刑,浑身是血地向她求救。
  但不论她如何敲打牢房,却始终无法进去救他,只能眼睁睁地哭喊着他的名字,看他承受各式各样的酷刑……
  她摸黑下了床为自己倒了杯水,一饮而尽后,不断发抖的双手才慢慢地恢复了平静。
  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。她绝望地提醒自己,如果明天她还不能杀掉巩遴风,那么,噩梦中所有的画面都会成真!
  勇志甚至还会遇到更可怕的事,他的性命将岌岌可危……
  不!她重重地摇头。不!她绝不能让勇志受到伤害。
  苦涩地望着墨黑的天际,她已经知道……自己该怎么做了……
  xinting xinting xinting
  黄昏时分,初雪蝶只身到古城区,见到耿老的手下后,又再度跟着他们回到了耿老的巢穴。
  “夜蝶,你急着见我是什么事?明天就是第七天了,你这个时候应该待在巩遴风身边伺机杀掉他吧?”
  “你放心,为了我弟弟的安危,我一定会除掉巩遴风的。不过在那之前,我想和你谈笔交
  易。”
  “交易?”耿老很感兴趣地挑挑眉,“好吧,我就听听看你要跟我谈什么交易?”
  他示意一旁的手下全出去。
  没有旁人后,雪蝶深吸一口气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地开始动手解开自己衬衫的钮扣,一颗、两颗、三颗……
  耿老看得眼睛都快掉下来了,涎着口水问道:“你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  美!真是美!简直是绝世美女!他早就知道这丫头美得出奇,而如今又看到如此诱人的春光,魂儿马上就被勾飞了。
  “我说过,是交易。”雪蝶冷笑着,那笑容却比哭泣还苦涩,“我要你在我的面前放走我弟,那么,我的人就是你的。”
  “这样婀……”耿老口水滴答直流,猴急地伸手想抱住她雪白诱人的身躯,他早就垂涎这丫头很久了,但每次都被她机警地逃脱。
  “先别碰我。”雪蝶嫌恶地打掉他的魔掌,“我在等你的回答,要不要?你答应之后,我整个人就是你的。”
  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  “因为我不相信你!”雪蝶眼中满是鄙夷,“我要你在事成之后放走我弟,并永远不得骚扰他,但我不敢保证你一定会照做。既然他人已经在你手上了,那我们就来个交换条件吧,你可以得到我,但必须当场先放走我弟。”
  这已是她最后能为勇志做的了,她永远下不了手杀害心爱的男人,但又不能不顾勇志的安危,所以,她以自己的一切为赌注。
  离开巩家之前,她已经事先在遴风的抽屉里放了一封信,将一切完全交代清楚,并恳求他好好地照顾勇志,只要把勇志平安地送到巩家,他会得到最好的庇护。
  那么,她此生的责任已了,可以放心地离开人世了……
  她已经做好被污辱的准备了,但她死也不会放过耿老!她会在他飘飘欲仙、毫无防备之际,狠狠地结束他的性命,然后自尽。
  耿老的爪牙极多,她很明白自己一旦杀了他,绝对无法活着走出去,但无妨,反正,被他污辱后,她也不愿再苟活在世上了。
  “这……”虽然欲火焚身,但耿老仍有些犹豫,就这样放走那小子,损失未免太大,他可是能制伏夜蝶的惟一利器啊!
  “你不接受吗?没关系,我立刻离开!”雪蝶见他神色犹豫,故意又穿好上衣。
  “好好、我接受、我接受!”见美人儿要翻脸了,耿老色急地喊着,“我答应你,当场放走你老弟,这样可以了吧?”
  唉哟!这活色生香的小美人可是极品中的极品啊!说什么他也要一口把她吞下去!
  而且,他在心底贼笑着……日后也不怕这丫头造反,因为他会好好地拍摄跟她上床的全部过程,呵呵,她照样有最大的把柄落在他手心。
  这也是他用来对付旗下女杀手最厉害的一招,奸污她们的过程中还录影,教她们永远不敢脱离组织,乖乖地替他卖命一辈子。
  雪蝶幽幽冷笑,她知道自己下对注了!耿老非常狡猾,但凡是人一定有弱点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