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依依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3偷情恶男-第12部分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示欤∧阍趺茨芤桓鲈飞惫愕呐四兀坎唬∥也慌洌″喾绺纾肽闳梦易甙桑 
  “我不管!”他扣紧她的肩头,语气坚定如山,“不管你是初雪蝶还是黎蝶儿,对我而言都没有分别,我只清清楚楚地知道一件事——这一生,你是我最想要、也是惟一想要的女人!蝶儿,忘了过去吧!在我的心中,你永远是那个纯净如天使的蝶儿。嫁给我,让我永远当你的齐哥哥,好吗?”
  齐哥哥……这三个字让她禁不住掉泪,她细看他坚毅的眉、他宛如黑色宝石般的双眼……是的!他是齐哥哥!她早应该认出他的,
  只是潜意识里一直逃避,因为她自惭形秽……
  “你是齐哥哥;但是,我已经不是当年的蝶儿了,我满身罪恶,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,我不配!我真的不配跟你在一起……”
  “这都是我的错!”巩遴风一脸心痛,“是我没有信守诺言,亲自回到孤儿院去接你。如果我早一点找到你就好了,你就不会被迫走上那条路,蝶儿,你的不幸全是我造成的。”
  “不是你的错……”雪蝶哀戚地摇头,“孤儿院失火是个意外,上天注定我们永远无法在一起。就算不当杀手,我还是有可能成为更低贱的人,譬如妓女……遴风哥,你让我走吧!像我这样的人,一生只配躲在黑暗里,永远得不到幸福……”
  能够平安地救出勇志,她已经很感谢上苍了,她不敢再奢求什么……
  “什么叫做‘像你这样的人’?”巩遴风愠怒地把她由床上抓起来,硬拖到窗边,“你看到那一片玫瑰花园了吗?每一株玫瑰都代表我们之间的诺言,不管发生任何事,我会永远等你的出现!玫瑰花是为你一人而栽植的,我的心,也只保留给你一个人!”
  “我不要、我不配……”雪蝶泪如雨下。
  “不要再说自己不配的傻话。”他把她抱得好紧,下巴抵住她的额头叹息着,“蝶儿,不要再离开我、再折磨我了!你可知道当我得知孤儿院发生大火时,有多么绝望!心几乎已经死了……所有的人都告诉我,你已经死在那场大火中,但我不肯相信,拒绝相信!我一直深信你一定还会出现在我眼前,是上天听到了我多年的祈求,所以将你又还给了我,你不能这么残忍地又离开我!”
  “可是、可是……”她无助地哽咽着,“我是个杀手,是个杀手啊……”
  “忘了那件事吧,那不是你的错!人的一生,谁能保证永远没有身不由己的时刻?”遴风叹息。“没有人比我更知道你是多么的纯洁,多么的不愿伤害世上任何一个人。”
  “但我没有办法忘记!”雪蝶哭倒在地,“我无法忘记自己曾经扣下扳机射杀过别人,不管那人该不该死,总之,我就是杀了他!我无法忘记,无法!我配不上你……”
  “蝶儿!你为何还是不明白?跟我来!”他突然将她抓出房间,朝走廊末端的一个小房间奔去。
  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
  他却不回答,由口袋中掏出一把钥匙后,打开小房间的门:“进去吧!”
  雪蝶被他推进去,映人眼中的满是一个又一个的礼物,一份又一份地堆积着,像一座小山丘。
  “这些是……”雪蝶踏人房间,身躯微微发抖,她已隐约知道答案了,却又不敢相信……
  巩遴风来到她面前,双瞳紧锁住她的眼,慢慢地道:“是十六年来,十六份无法寄出的生日礼物!我离开了你十九年,前三年还能互通音讯,但孤儿院大火后,我不知该把礼物寄向何方?我只痛恨自己好没用,为何一直找不出你究竟在哪里?但,每年的五月十八日,我总是会精心地为你准备一份生日礼物。幻想着当时的你会喜欢什么?你会需要什么?如果我们分别二十年、甚至三十年再重逢,你也会收到三十份生日礼物!”
  这些礼物本来一直放在他在美国的家中,近日确定蝶儿就是初雪蝶后,他命人将礼物全寄到摩纳哥,为的就是给她一份惊喜。
  雪蝶的心湖崩陷了,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,她颤抖着走向前,慢慢地拿起一个包装纸都明
  显发黄的方形礼物盒,珍惜地捧在心口前,很小心地不让泪水滴在包装纸上……
  “打开看看,它是你的。”他以低沉的嗓音温柔地道。
  雪蝶小心地拆开包装纸,看到里头是一具穿着雪白礼服的芭比娃娃。
  巩遴风的眼瞳好温柔,像在回忆着美好的事情:“还记得吗?我们一起去孤儿院旁边的玫瑰别墅玩的时候,偶尔会遇到那对夫妇带着独生女回来度假,她拥有一屋子的芭比娃娃,你总是站在外头羡慕地看着。虽然你嘴巴从来不说,但我知道你也好渴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洋娃娃,这是每个小女孩共同的心愿吧!所以,尽管知道孤儿院失火了,我仍在离开你的第四年,为你买下了这一份生日礼物。”
  到现在他还记得好清楚……自己省吃俭用存下零用钱去玩具店为蝶儿选购娃娃时,内心的兴奋与喜悦。傻乎乎地相信着,只要买下娃娃,失去音讯的蝶儿就会出现在他面前了。至于为了买这个娃娃,而饿了将近半年舍不得吃早餐的事,倒是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  雪蝶沉默地抹去泪水,她没有告诉巩遴风——当了杀手后,她早有经济能力为自己买下一整个屋子的芭比娃娃了,但她却连一个也没有买过!甚至每次经过洋娃娃店时,还会扭头快步走过,看也不看一眼。
  只因为,芭比娃娃是她童年最美好的记忆之一,她不想用当杀手的肮脏钱去亵渎那份记忆……
  “来,拆开第二个礼物好吗?”巩遴风又将一个礼物盒交到她手中,柔声鼓励着,“连我都好想再看看这些亲手包装过的礼物。”
  雪蝶泪眼迷蒙地接过礼物,缓缓地拆开包装纸,看到的是一个非常精致的镜梳组,有一
  面手持圆镜和一把梳子,而镜子和梳子上都绘满了雪白的玫瑰花。
  玫瑰花……她的手抖得更厉害……
  巩遴风由背后抱住她,在她耳畔道:“这一年,我十三岁。坦白说,独自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要重新学习当地的语言、文化,我的内心是很恐惧的。尽管我的养父母对我视如己出,但我毕竟仍是个孩子,仍对完全陌生的环境感到忐忑不安,再加上你音讯全无……就在我感到最无助的时候,无意间在礼品店里看到这个镜梳组,我立刻存钱买下它。因为它绘满了白玫瑰,每当我感到沮丧时,只要拿起这个小镜子,你的脸庞就会浮现在上面,是这份力量支撑我度过异国的寒冬,以及每一个拼命苦读的晨昏岁月。”
  “够了、不要再说了!”雪蝶忍不住哭喊,“不值得!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我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做啊!”
  她不敢再待在这个屋子里了!更不敢再拆任何一份礼物,只怕再拆任何一个礼物,她就再也没有勇气走出这里,永远离开他……
  “值不值得由我自己来决定。”巩遴风柔声宣告着,语气还是一贯的霸道,“蝶儿,我们分离的还不够久、不够苦吗?好不容易终于重逢,你为何要因那些荒谬的理由而离开我?我们还有几个十六年、或十九年可以蹉跎、可以虚度?我要的是你这个人,只有在你身边,我才会觉得人世间的美好有了意义、而我不是一具行尸走肉!”
  望着雪蝶泪涟涟却依旧紧绷的小脸,他沉重地叹了一口气,由口袋内取出一个丝绒盒放到她掌心。
  “这是今年的生日礼物,很抱歉它来迟了。原本,我为你准备了另一份礼物,但,我想,
  这一份新买的礼物更适合你,也适合我们。”
  雪蝶抽噎着,努力不哭出声来,却没有勇气将丝绒盒打开。
  巩遴风看着她的反应,索性替她掀开盒盖。
  果然,里面躺着的是一只美丽而夺目的戒指……
  像是被钻戒的光芒刺伤眼一般,雪蝶禁不住别过脸,泪水却掉得更凶……他怎能这样对待她?他怎能……
  她听到他嘶哑的声音。
  “蝶儿,我不知道你究竟会给我什么样的答案,是帮我的人生划上一个圆,还是让我的灵魂继续流浪……不管如何,我都尊重你最后的抉择。只是,当你离去时,请记得将我的心一起带走,不要让它孤孤独独地飘荡在天地之间,好吗?”
  雪蝶蹲下身子,脸庞深深地埋在双膝之间不敢说话,但频频颤动的肩头却已回答了一切……
  “我先出去了。”巩遴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,转身走出,并替她关上房门。
  他知道,他必须给她独处的空间好好想想,也必须尊重她最后的决定。
  他的关门声很轻,但却像是一块巨石般,狠狠地砸在她的心头……
  她无助地倒在地上,任泪水恣意奔流,湿透了她的双手、衣襟……
  泪眼模糊地望着屋中的一切,十六份礼物背后不仅代表他的浓情、他的心,更代表了她今生今世永远无法偿还的情债……
  她该拿什么来偿还?她还有什么可以给他?
  xinting xinting xinting
  时间不知经过了多久,雪蝶只是静静地坐在地上,一动也不动。
  一直到突来的开门声惊醒了她。
  老管家打开门,看到她独自在里面有些惊讶:“蝶儿小姐,原来您在这里,已经到早餐时间了,您要下楼用餐吗?”
  她竟独自关在屋里经过了一夜……
  走廊的灯光照人昏暗的房间,也射人她原本空洞的眼底。
  刹那间,她像是被唤醒了封闭已久的灵魂,想起了最重要的东西!
  顾不得脸上的斑斑泪痕,她急切地问:“少爷呢?他人在哪里?”
  “少爷?好像还在玫瑰花园里吧!”管家一脸疑惑,“昨天晚上少爷下楼后,便独自到花园里了,连晚餐都不吃,到了半夜,我跑去劝他回房休息,他却叫我不准再去打扰他。方才我进少爷房里,看到床铺上根本没有睡过的痕迹,可见他整夜都没有回来睡觉,唉!真不知道少爷心底在想些什么?”
  花园!雪蝶一听整个人跳了起来,连道谢都来不及便匆匆奔下楼。
  “唉唉,蝶儿小姐,您跑慢一点啊,会摔跤的!”老管家在背后唠叨着,“真搞不懂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,一个比一个奇怪!算了,反正也只有蝶儿小姐可以把少爷劝回来……”
  他转头便往厨房走着,继续喃喃自语:“对啦,勇志少爷的伤势恢复得很好,今天的食欲应该会更好,我得去吩咐厨师帮他准备更丰盛的早餐才行。至于另外那两个人啊,大概谈情说爱就可以填饱肚子了吧……”
  雪蝶飞快地冲向玫瑰花园,一经过灌木丛后,她便看见他独自一人站在花圃中央。
  她不由得停下脚步慢慢地走向他,和煦的晨光照耀在每一朵含苞待放的白玫瑰上,纯净而芳香,也照耀在他高大的背影上。
  她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的齐哥哥,也是一样立在玫瑰花海中等待自己,慢慢地,她明白了,其实这么多年来,他们的心根本不曾分离过!最珍贵的情愫,也不曾改变过。
  眼眶慢慢地又湿润了,只不过这一次并不带任何愁苦,而是满怀期待与喜悦的……
  她终于知道——自己该用什么来偿还他了。
  雪蝶慢慢地接近他,也深入玫瑰花海中,由背后轻轻地抱住他。
  一夜未睡的巩遴风低下头望着环住自己的素白小手,苦涩地开口:“你……是来告别的吗?”
  雪蝶微笑,将脸蛋贴在他的背部轻轻地道:“是的,我是来告别。”
  她感受到他的身躯明显地一震,随即以更温柔的嗓音说:“不过,我是向过去的黑暗岁月做个告别。”
  “蝶儿?”巩遴风转过身,狂乱的黑发落在剑眉上,暗沉的眼底终于露出一点光芒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  她不舍地抚着他下巴的新生胡碴,原来这么自负、这么意气风发的男人也有脆弱的一面。她好心疼好心疼,她发誓再也不乱钻牛角尖来使两个人痛苦了!他说得对,他们还有几个十年可以蹉跎呢?
  上苍加诸在两人身上的苦已经太多太多了,如果他们自己都不把握幸福,又有谁能帮助他们呢?
  她把掌心摊平,露出一直紧揣着的戒指,羞涩地道:“人家是来找你替我戴上戒指的,哪有新娘子自己戴上婚戒的呢?多不好意思啊!”
  “蝶儿!我的蝶儿!”他狂喜地吼叫着,一把将她抱起,“你这该死的小女人!你把我折磨得好苦,你知不知道?我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
  也会有这么落魄的时刻……”
  他可以单枪匹马地抢走对手上亿美元的交易;也可以神色自若地指挥国际佣兵组织;但惟独面对这个小女人,他真的一点把握也没有……
  真是上天早就注定好的,一物克一物啊!
  “对不起,遴风哥,对不起!”雪蝶勾住他的脖子,主动地印上一个吻,“再也不会了,我发誓我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