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依依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3偷情恶男-第9部分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说谎的人。
  也许那个消息是正确的……这丫头真的失忆了!
  不过,他还是得防着她一点。
  耿老恶狠狠地道:“你给我听好,老子不管你是真的失去记忆,还是作戏骗人,你都必须
  完成你该完成的任务。你不是很顺利地潜伏在巩遴风身边,并得到他的宠爱吗?那么你就有很多机会可以下手,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——七天之内你一定要下手杀了他!”
  他早就收了HBC巨额的佣金,如果任务失败,对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!所以,耿老无论如何也要夜蝶完成任务。
  杀了他?这三个字让雪蝶脸色骤变。不!她怎能杀了她最心爱的男人?单是想像就令她全身发抖。
  不!她宁可自杀也绝不伤他任何一分!
  “我拒绝!”她脸色铁青,“我不会替你去杀任何人,也不会让你有机会伤了遴风哥。”
  “遴风哥,叫得好亲密。”耿老不屑地哼着,“怎么?你的心肝宝贝已经从你弟换成巩遴风了?那你弟怎么办,他可是天天期盼你去看他啊!”他边说,边由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相片,冷冷地扔到地上。
  这是他的最后一招以初勇志来胁迫初雪蝶乖乖就范,他知道勇志是她唯一、也是最大的弱点。
  他非常清楚夜蝶可以不要命、不要尊严,但绝不会舍下惟一的亲弟弟。
  乍见照片上的男孩,雪蝶胸口像是遭受到了巨大撞击!她不由自主地蹲下身捡起相片,毋须任何思索,便自然而然地唤出:“勇……勇志?”
  “勇志!”她的泪水盈满眼眶,她知道这人是自己的亲弟弟,孤儿院大火后,她和小勇志流落街头,孤苦无依的画面也一一浮现脑中……
  她想起自己的身份了。没错,她叫初雪蝶,双亲早已去世……但她只记得这些,却对自己成为杀手一事没有半点印象。
  耿老脸色更加狰狞:“好感人哟,你不是失去记忆了吗?怎么一看到勇志就想起来了?看来你还真是把那蠢小子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!废话少说,我要你在七天内杀了巩遴风,不然,呵呵……我可不敢保证你亲爱的勇志弟弟,会发生什么事喔!”
  雪蝶脸色死白:“你在威胁我?”
  “对!就是威胁你又怎么样?”耿老更加不客气,“夜蝶啊,你别忘了——十六年前是我把你们姐弟俩由路边救回来的,如果不是我大发善心,你们两个早就饿死、冻死在街头了。”
  他嘿嘿冷笑:“你知道我可不是什么无聊的大善人,我经营的是杀手组织,现在我收了对方一大笔钱,若你不能替我达成任务我会很麻烦,而我一麻烦,你也没有好日子过,大家都没有好日子过,明白吗?”
  杀手组织?血色更加快速地由她脸上褪去,这男人说的全是真的吗?她真的是一名杀手?
  那……她该如何回去面对遴风哥?
  她还有什么脸见他……
  但目前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勇志的安危,无论如何,她要保护自己的亲弟弟。
  此刻她清楚地想起了,父母亲病逝前,含泪一再交代她,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勇志、延续初家的血脉。
  这些年来,她一直把勇志的性命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,这也就是为什么她失忆后,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,却能只凭照片立刻认出勇志的主要原因。
  遴风哥……
  勇志……
  天!她现在到底该怎么办?
  “对了,”耿老邪恶地捏着下巴,“你那个亲爱的老弟脾气跟你还真像,真会耍大牌呀,居
  然嫌弃我们供应的食物不好吃,三番两次来个绝食抗议呢!”
  “你说什么?”雪蝶一听,浑身血液像是顿时降到冰点,“你……你把他绑过来了?是不是?是不是?”
  “唉呀,你这么激动做什么?既然摩纳哥这么漂亮,我也是一番好意,要请勇志小老弟过来玩玩呀,呵呵!”
  他又抽出一张相片递给雪蝶,里头赫然是勇志被他们囚禁在牢房里的情形,他神情憔悴,脸上还有伤痕。
  “你——”雪蝶失控地尖叫着,“你该死!你放他走,立刻放他走!你有什么事针对我就好,我完全不在乎,你为什么要伤害我弟弟?放过他!”
  “你放心。”耿老笑得更加诡异,“夜蝶啊,不用担心你老弟的安危,只要你乖乖地在七天之内杀了巩遴风,我保证勇志会毫发无伤地回到瑞士,继续他快乐的学生生涯,呵呵呵……”
  他盯着雪蝶惨白的脸色,神情更加阴狠:“不过,万一你不守信用惹毛了我,那——勇志弟弟会怎么样,我就不敢保证了,明白吗?”
  “你卑鄙、无耻!”雪蝶疯狂地扑上去痛捶他,“你不是人!把我弟弟放出来,他是无辜的,放他走!”
  “臭丫头,你造反啊?”耿老狠狠地一巴掌便将她打到地上,“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吗?对你而言,老子就是天!这一辈子,你们姐弟休想逃离我的手掌心,要乖乖地替我卖命卖到死为止!既然这么心疼你弟弟,那就快去杀了巩遴风啊!你的动作越慢,你那可爱的弟弟就会吃更多苦头,懂不懂?”
  勇志、勇志……雪蝶心痛得几乎要裂为两半,她一直把他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要,一想
  到无辜的他正在牢里代替自己受苦,她便心如刀割……
  不该这样的,她应该好好地保护他,让他无忧无虑地念书……
  母亲临终前流着泪,一遍又一遍地叮嘱她,几乎像是哀求:“小蝶,好好地保护弟弟、保护弟弟!他还小,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保护他……”
  她多希望自己干脆在当年的孤儿院大火就被烧死算了!但她不能逃避,眼前除了她,没有人能救出勇志。
  “好,我会照做。”她冰冷而绝望地道,“但你必须保证事成之后,你会立刻放过我弟弟,再也不许骚扰他!”
  “呵呵,这当然。”眼见夜蝶终于点头,耿老非常得意,“夜蝶啊,你相信我,我也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弄得这么紧张,毕竟我们以后还要好好地合作下去,对不对啊?”
  没有下一次了!雪蝶在心底冷笑着——只要一确定勇志脱离魔掌,她会为他安排一个最安全的地方,耿老永远找不到的地方。
  然后,她会毫不留恋地离开这个世间,结束痛苦的一生。
  “好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耿老道,“对了,这七天之内,如果你需要我什么支援的话,就到古城区去找我,我的手下会跟你碰头。”

  第七章

  初雪蝶失魂落魄地离开耿老的巢穴,他的手下把她送回古城区后,便像鬼魅般消失了。
  雪蝶一走,被囚禁在另一个房间里的耿舜凯用力地拍着门:“放我出去!快放我出去!”
  耿老懒洋洋地打开门上的大锁,把儿子放了出来:“你鬼吼鬼叫的做什么?”
  “爸,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?你明明知道我有多么想见雪蝶、多挂念她!”
  “废话,我就是知道你迷恋那臭丫头,所以才把你关起来,免得你这笨蛋坏了我的好事!”
  耿舜凯神情更加激动:“爸,你怎么可以那样威胁雪蝶?是你自己收了HBC的钱,至于你给雪蝶的那一千万美元,她发生车祸失忆后一直没去兑现,等于她根本没有拿到半毛钱,她根本没有义务去执行这项任务啊!”
  “你闭嘴!”耿老不耐地叱喝他,“我管那死丫头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?反正她只是我养的一条狗,我要她往东她就得往东,我要她杀人她就得乖乖杀人!哼,你别忘了,如果不是我把他们姐弟从路边捡回来,她早在十几年前就饿死了。”
  耿老最喜欢拿这套“恩情论”来压底下的人。
  “你把她捡回来后有好好对她吗?你只是将她训练成杀人机器!”耿舜凯眼中充满鄙夷。
  “爸,够了,我求你收手好不好?这些年来,雪蝶为你赚取的大笔佣金还不够吗?你为何要这样逼她?甚至拿勇志的安危来威胁她?”
  “说你笨你还真是笨!我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有你这种儿子?”耿老神情阴狠地抽起雪茄,“我不拿那小子威胁她,那我要拿什么威胁她?那丫头倔得很,连自己性命都可以不要,惟一的弱点就是初勇志那小子!”
  喝了一大口酒,耿老更加得意地道:“说起来我还真是聪明,眼光放得远,早就知道惟有初勇志才能制住夜蝶。所以啊,那臭丫头屡次替初勇志换学校、换地点,都被我一一找到!呵呵,他们姐弟这一辈子是休想逃过我手掌心
  了!”
  “爸,我求你放过夜蝶吧!不要再逼她当杀手了,我想娶她,让她成为我的妻子!”
  “你在胡说什么?你疯了!”耿老一听,气得立刻由椅子上跳起来,狠狠地甩了儿子一巴掌,“你这死小子!你疯了吗?我给你安排那么多富家千金,你不娶!偏偏要去娶那个女人,她是个杀手啊!”
  “你打我也没有用,我只喜欢雪蝶!”耿舜凯说得更加认真,“她会成为杀手全是你一手造成的,你没有资格批评她!”
  “你给我住口!”耿老更是气得吹胡子、瞪眼睛,大吼着,“来人啊,把他关起来,没有我的命令绝不准放他出去!”
  “爸——”
  “闭嘴,你给我进去!”耿老狠狠地把儿子推人房里,亲自上了重重大锁。
  狰狞的笑容在他脸上浮起。夜蝶啊!你别怪我贪心爱钱,更别怪我心狠,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命贱。
  这一辈子,你注定只能当个杀手,替我赚取更多、更多的佣金。
  xinting xinting xinting
  古城区
  雪蝶独自一人坐在咖啡店里,喝着一杯又一杯的苦涩咖啡,经过方才的事件和刺激后,慢慢地,许多回忆全串连而成了。
  她清楚地想起了自己的一生——父母去世后,她和勇志便被送到孤儿院,在那里,她遇到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人——齐哥哥!
  她想起和齐哥哥一起在玫瑰花园里的许多回忆,她也想起后来齐哥哥远赴美国,紧接着孤儿院大火……
  然后,她和勇志又回到了无奈的原点——
  无家可归。
  但她一直不记得自己当杀手的事。无助地望着自己的双手……她,真的是一名杀人不眨眼的职业杀手吗?
  是不是那段记忆太黑暗了,所以,潜意识里她一直排斥它,不愿将它想起?
  她将脸埋人双手里,好希望自己能永远消失。
  耿老要他杀了遴风哥,但她怎么下得了手?
  遴风哥会不会就是齐哥哥呢?雪蝶空洞的眼神投向远方……齐哥哥离开孤儿院时是九岁,现在的他,应该也是二十八岁的成人了。
  她永远忘不了齐哥哥要离开时,曾对她许诺,要她别哭,他一定会尽快回来接她,然后送给她一栋种满白玫瑰的温馨小屋。
  但造化弄人,齐哥哥才离开三年,孤儿院就发生了大火。她和勇志在差点饿死之际被耿老收养,而从此,她就再也不是原来的初雪蝶了……
  其实就算巩遴风真的是齐哥哥,那又怎么样呢?现在的她,根本没有资格接受任何一个男人的爱。 ,
  因为她是一个杀手啊……
  她不得不完全相信耿老的话,如果她不是一名杀手,为何会跟耿老那种人渣扯上关系?
  还有,她记得当她发生车祸醒过来后,巩遴风也曾经说过她是杀手;以及上原晶子……
  我该怎么办?她想得头都快炸了,她绝对无法对遴风哥下手的,如果可以,她多希望干脆一枪毙了自己!
  但勇志怎么办?如果她就这样懦弱地寻死丢下勇志不管,她有什么脸去见九泉之下的父母?
  黄昏时分,雪蝶搭着计程车返回位于山腰
  的巩家别墅。
  她幽幽地望着窗外不断飞掠而过的景色,慢慢地,她开始觉得眼前的景物很熟悉,似乎以前曾经过这个地方。
  奇怪的画面飘人她脑中,她看到自己一身黑衣驾着跑车,满脸全是杀气地加速奔驰着。
  那是什么?她努力地回想……那是自己以前做过的事吗?
  当计程车经过一个九十度的大转弯后,后座的雪蝶突然大叫:“停车!”
  司机被她吓了一大跳,赶紧在路边停下车子:“小姐,你怎么了?你不是要回到山腰的巩家别墅吗?为什么要在这里停车?”
  巩氏别墅的前身是摩纳哥的公爵官邸,豪华气派又非常具有历史价值,所以此地的计程车司机都知道它。
  “我要下车,你可以走了。”雪蝶打开皮包,胡乱地抽出一张大钞塞给司机后,便推门匆匆下车。
  计程车司机虽然一头雾水,但既然客人已经给了钱,便也掉转车头下山。
  雪蝶独自站在山路上,身躯慢慢地蹲下来,头好痛、好痛……
  她已经想起来了,她全想起来了!
  就是在这里!在这条山路上,代号夜蝶的她奉了耿老之命前来追杀巩遴风。
  她想起自己像是不要命似的飞车与他追逐在山路上,然后她一再地以自己的座车撞击他的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