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依依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对手 (x档案同人) 作者:xanthe 第二部-第7部分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嚼丛骄迮抡馓ǹ植赖幕鳎蛭饬钏诩该胫幽诰图韧纯嗟夭蹲潘醭梢煌拧K辉俜纯箍谥械那勘皇潜丈纤郏米约撼磷碓诿沃小K乃揭恢绷芽趴谧樱蝮榭谖锖筒煌5目诮惶弁床灰眩丫鸾ハ肮吡苏夥萃闯辉僮⒁庹庑5彼谴寥胨目谥校暮竽跃椭刂氐刈不髟谇缴希幌拢较拢淮斡忠淮危腿谜庖磺幸磺薪凶拧S惺敝皇钦饧馊竦奶弁刺嵝炎潘约夯够钭牛姑挥兴劳觯姑挥薪赜E级吐姿够峁矗ǔK疾辉冢乱馐兜侥歉鋈耸窃诠室獠焕硭⑶遥芰钏鹊模⑾肿约壕谷换衬钅峭贩⑸系那岣В歉咳诵牡亩缘陀铮侨岷偷奈恰K恢蓖春拚庑庑┤词撬诖说赜龅降奈ㄒ坏奈虑椤U庑┪虑槔醋杂诟馑型纯嗟娜耍彩撬涤械牡娜课虑榱耍拮约盒枰飧觥

他们结束在他嘴里的发泄后总是把他绑在柱子上鞭打他。他无法确定是否这是每日的例行公事,因为他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了,但总是按一定的次序进行着:先是管饲,然后是拷打,接着在他几乎丧失了意识的时候,被从柱子上吊起,他们给他灌肠,在重新塞上嘴之前,用水管浇他,清洗掉已经干涸在他嘴里、屁股和大腿上的精液,之后是回到娱乐室,在那里每次都被绑成同一种姿势,被连续不断的不知名的男人光顾。他已没能力数出有多少人,有多少次了。有时候他独自在黑暗之中似乎过了很久,只有思维能运转,那时他几乎害怕自己头脑里的东西。如果幸运,他能躲避进精疲力尽的梦里,或者往事里,但是他越来越没有这么幸运了,代之以那些孩子们梦魇中出现的不明形状的魔鬼,还有可怕的怪物,常在他意识恍惚之时出没。

之后的某天,劳伦斯回来了。他被解开时明明白白地闻到了那男人的气息——那让人不愉快的气息,混合了薰衣草味和某些痛苦的东西,还有一些说不清的东西。他被拖回房间,讨厌的箝口物也从喉咙中取出了,象以前一样,留给他满嘴恶心的橡胶味。如往常一样,他被管饲,口中被强暴,被鞭打,然后是灌肠,冷水冲洗,但接下来,没有被再次塞住嘴,他们推他跪下,他感觉到手指在抚弄他的头发。
 
“好了,亲爱的孩子,你想我吗?”彬彬有礼的,熟悉的,甚至几乎令人愉悦的声音问他。

“是……是的。”他回答道,不是撒谎,只是还没习惯说话。  
 
“我知道你会的。你也看到了我可以多么残酷,你该感激我以前显示出的仁慈,”劳伦斯的声音低沉而愉悦:“而那时你把这视作理所当然的东西——炉旁惬意的闲聊,爱,精美的食物。”
 
莫德点点头,因为这的确是事实。他努力想说出话来,但这实在是项巨大的工程。 

“我也同样想念你,但不需要用这种方式。我们可以在一起,破镜重圆,不是吗?”温柔的唇印上他的额头,一双亲切的臂膀拥住了他的肩。 
 
“请别把我送回那个房间。”他设法喘息着说出话来,嘴感觉是如此陌生,甚至自己的声音也如此陌生。 
 
“我当然更愿意这样。我更喜欢继续我们早前的讨论,但如果你仍继续呆在自己心里构架的美好想象中,我如何能交谈下去?” 

“我会尽力的。”莫德把头靠在一个瘦骨嶙峋的肩膀上,想都没想地说。他会尽力的,因为另一个选择是那个黑暗的让人疯狂的房间……那根本不能荒唐可笑得成为‘娱乐室’,而是强暴室,他早已给它取了这个名字。如果被送回那儿,他知道自己将会失去清醒的头脑。 
 
“很好,我相信你知道自己的话意味着什么,但我需要一些证明你决心的证据。你干吗不先回答我一个小小的问题呢?告诉我那些,如果你做到了,我就知道你正在实践自己美好的承诺,我就会送你回沙龙。嗯哼?”
 
“什……什么问题?”他不确定地问道,嘴里仍疼痛不堪。有双唇印上了他的唇瓣,接着是舌头灵活地寻机钻了进去。莫德接受了它,并且默认了那些正亲昵地爱抚着他的手指。然后这个吻结束了,一个声音传进耳朵。
 
“你情人的名字。” 

莫德张开嘴巴,却无言,让自己凄惨的哀嚎滑入无声的世界,湮没在拒绝的死寂气氛中。
 
“我不……”他瘫在那儿,头无力地垂在那个男人的肩头。他看见了一个世界,在那里他说出了真相,而无法呆在里面,他知道以后可能会有什么问题,也知道仅仅一个名字短短的两个字可能会令自己失去什么。“……我想想……”他停下了,再次面对着那份空虚。劳伦斯突然把他推开,他倒向地面,头重重砸在石头上。 
 
“把他送回娱乐室。” 
 
此时此刻,在那个房间中,在无尽的黑暗中,声音又在耳边响起。当那些看不见的手在沉默中分开他的双臀时,当数不清的坚硬的阴茎刺进他的身体时,他们在和他说话。他和母亲聊了好一阵儿——回过头就能看见她,就在他的肩后面。她总穿着那件简单的白色上衣,头发看上去很不错,似乎刚刚做过。有时候史卡莉也会出现,但不常来,而她来时总是为些什么事责备他,通常是些无聊的事,微不足道的小事,诸如他忘了从干洗店取回衣服。他喜欢这个,喜欢听她的责备。有时候出现的是他的父亲,比尔*莫德,这个男人抚养他长大成人,但莫德不想和他说话。他不知道彼此可以说什么,知道了真相后他该如何面对父亲?知道自己不是他的亲生骨肉后他该怎么办?所以当他的父亲来访时,莫德把脸转开了。接下来的是他的恋人,他总是站在他看不到的阴影处,隐藏着脸。有时候莫德知道那是他仅仅因为瞥见了他的红衬衫。他拼命和恋人说话,但无论如何都没有用处,最终经常是他大喊大叫后却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这么做,而他的恋人始终都没说多少话,只是倾听着,等待着,倾听着。这实在让人光火,所以莫德最后忍不住叫了起来也毫不奇怪。他在脑海里非常清楚地听见了那声叫喊,即使自己是被塞住了嘴巴。 

现在,劳伦斯有时候也会来这间娱乐室,至少他认为那人就是劳伦斯,那人说话的声音是劳伦斯的,不,他知道那就是劳伦斯,因为他的箝口物被取了下来,而其他人从没做过这件事。 

“为何要保护他,嗯?他这么重要吗?他丢下了你,不是吗?” 

“不。” 
 
“这不象你以前说得那样,你说过他抛弃了你。”
 
“他……”这件事的真相,他以前就频频探寻过,非常的复杂。劳伦斯强暴他,同样他们所有人都强暴了他。他已经习惯了,甚至会觉得舒服,抽送,抽送,冲刺,冲刺,缓慢得进行着,同时他承受着爱抚。手指滑过他的后背,温柔地抚着他的臀,吻细细地落下。
   
“他做了,他背叛了你。” 

莫德闭上眼睛,看见恋人拎着手提箱站在玄关。“福克斯……我很抱歉,但别无选择。”他记得自己凝望着他,眼神空洞而茫然,他的恋人尽力在向他说明,那些话,尽管这么多年后他仍能一字不差得重复出来,但当时他几乎完全无法弄明白。“我认为我和你都不知道我们需要什么,我觉得很困扰……关于我的事业,关于你,关于每件事。我走了,我要去寻找那个你反复告诉我说适合我的工作,去其它的地方寻找。我要你成长起来——而我不再资助你了。天知道我没那么做。”恋人把手放到莫德的肩头,凝视着他的眼睛,看上去非常非常的悲伤。“只是因为你太年轻了,在你和一个人安定下来之前,你需要好好去体验一下困境的滋味。我很抱歉。”
 
“他说他很抱歉。”莫德低声说。 

“可是感觉并不好,对吗?”劳伦斯插话了:“他抛弃了你,我从不这么做,莫德,我一直在这儿等着你。他害怕了?在这个世界,你把这个美妙的游戏玩得很成功,而18年前做为一个公开的同性恋者不可能得到一帆风顺的事业?你的律师野心勃勃,而你是他的绊脚石。”

“并不是这样,我们两人都害怕。”
 
“我猜想这是他的解释,我猜想某人耳中灌满了这些话,我猜想他结婚了,追到了一个可爱的的妻子,这样他可以继续一步步向上爬,而没有人对他指指点点说‘他不是我们中的一员’。不是这样吗?”
 
“不是!” 
 
“他是个懦夫,他出卖了你,莫德。他为了自己的前途出卖了你的快乐。”  
 
“不是!!”
 
“好好想想,他就是你在这儿遭受磨难的元凶,他不值得你保护,莫德。”

“不,不,不!”每句话都狠狠地刺在他的心里,他叫了起来,之后箝口物又塞进了嘴里。吻轻轻落在他的额头,那个男人离开了。莫德想把他喊回来,可惜嘴里的东西让他无法如愿。 

他看见了一个手提箱放在玄关。说出真相,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,告诉他你正打算先放弃但他抢先了一步,为此你始终没有原谅他。但是他瞥见了恋人的红衬衫,就在他看不清的阴影处,他说不出口。

“没关系,”他的恋人轻轻地说:“让一切都过去吧,过去吧。放弃它,放弃它。” 

他明白自己正一点点失去理性。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忍耐很长时间了。他的理智已所剩无几,无法再分辨出过去和现在。这一切就是个漫长凌乱的故事。接下来又是回到他那个房间,箝口物被取下,他被强制喂食,然后被强迫口交,毒打,灌肠……一切都如此熟悉。最后他被用水管冲洗,箝口物塞进唇间,但并没有系紧,戏弄着他,考验着他。 

“把他送回娱乐室,”劳伦斯吩咐道,他无助地被塞住嘴巴,知道在那个房间,自己又将度过绝望的一天。“除非你愿意告诉我你情人的名字?”劳伦斯跪在他身旁,扶住他。莫德无力地垂着头,只想留在这儿,留在这臂弯里,被扶持着,安全、温暖而舒适。他知道,凭着心底仅剩的一点理智和清明,他知道如果被送回那个房间,他将失去所有坚持下去的机会,失去击败敌手的机会。如果被送回去他将彻底失败,他无论如何得留在这场较量中。他这样告诉着自己,尽管他无法确定这是否仅仅是个借口。 
 
“沃特,”凝视着眼罩后无尽的黑暗,他说:“他的名字是沃特 斯金勒。”

长时间的的沉寂——太长了,让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说出了那个名字。然后,他被扶着走到了台子旁。
 
“给他洗个热水澡,拿点止痛药,这些鞭伤需要处理一下,然后把他送回沙龙。”劳伦斯命令道,低沉的声音满载胜利的喜悦。莫德知道自己做得非常好,或者是非常愚蠢,唯一的问题是他也无法确定究竟是哪一样。

走回沙龙时我宛如在云中漫步,脚步轻快得几乎跳起舞来。这份工作的目标就是那些小小的突破,它们完全值得耗费这些时间。真是太美好了,就象首最完美的歌。娱乐室的难题是可能会把一些人打破得太过了,造成精神失常,而且以后再也不可能把他们还原回来。那些恢复他们的工作差不多都没什么作用,因此我很少使用娱乐室——我想只有查尔斯的助手在那里待的时间比莫德多。尽管如此它还是很必要的——这次突破就显示了这点。我的确曾担心做得太过,但接下来我的直觉证明是对的,就如同以往一样。
 
    我的福克斯*莫德是个美妙的脆弱与坚强的混合体,他有那么多软弱、敏感的地方可以被攻击,但是他强大的精神力补偿了这点,还有他天生的高贵气质,都令他非常难于打破。他用自己的生命力构建了一个防御工事来抵御肉体上的伤害,削弱了我们的气势,而且那些防御对他起了非常大的作用。从很多方面来说,这间娱乐室对于他是一个梦魇,并非全都因为性方面的奴役,尽管我相信那的确伤害了他,而是因为绝对的沉寂,精神上的孤立,还有对用自己的良好头脑进行交流的无能为力感,因为他实在很喜欢交谈的。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,被锁定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都是一个有益的体验,你只要研究被单独关押的囚犯就会明白这点。我相信这次体验会让莫德好好得到一番磨练,但这并非意味着他被打破了,一点小小的进步不意味着他被打破了大半。他没有,此刻的顺从是因为娱乐室对他的身心是一个巨大威胁,而他有这个认知,权衡了风险和利益,经过深思熟虑做出了决定,判断出在这种情形下自动招供是最聪明的举动。他也知道,在那儿待的时间越长,自己身体的状况就越差,对我的质问的抵抗力也越差。他在争取时间,可爱的孩子,而我非常乐意把它给你以换取我想要的东西。 
 
    说到沃特*斯金勒,要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5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