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依依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3偷情恶男-第7部分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她的房间在二楼,这栋仿古罗马式的豪华建筑物,有着超大回旋梯可通往一楼。但当雪蝶走到楼梯中央时,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用力推了她一把,没有心理准备的她在重心不稳之际,“咚、咚、咚”地滚到一楼地板上。
  好痛!她试着想站起来,但翻滚时又撞到了右臂的旧伤,虽然伤口早已愈合了,但撞击力依旧让她痛得直冒冷汗。
  “哈哈,好精彩的画面啊!”上原晶子冷笑着走下阶梯,“瞧瞧这人是谁?不正是尊贵又不可一世的黎蝶儿小姐吗?怎么会这么狼狈地摔到地上啊?”
  哼!上回遴风哥竟然为了黎蝶儿而要赶她走,虽然最后她还是留了下来,但趁着这次巩遴风到伦敦,一肚子气的她当然要尽可能地找黎蝶儿的麻烦。
  初雪蝶忍着痛楚站起来,她知道是上原晶子把自己推下楼的,她的这种挑衅动作已经不是第一次,她真不明白这个日本女人为何总要找她麻烦?
  “你看什么看?”在初雪蝶冷冽的注视下,原本盛气凌人的上原晶子居然莫名地觉得心虚。这人有一双很奇怪的眼睛,冷漠中带着难以形容的压迫感……就像是巩遴风的眼睛!
  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,上原晶子故意把一柄手枪丢到地上。
  “你瞪我干什么?既然你这么讨厌我,那就
  开枪杀了我啊!哼,比利时最新型的手枪,相信杀手出身的你一定不陌生吧?捡起来呀,扣下扳机杀我啊!”
  手枪里面当然没有子弹,上原晶子只是故意要点出她的杀手身份,她才不管黎蝶儿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,她要使尽方法让她立刻离开这里,没有人可以跟她抢巩遴风!
  初雪蝶沉默地望着地上的手枪。杀手?自从巩遴风告诉她,她是他的未婚妻后,他绝口不再提“杀手”这两个字。就算她问,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,那只是他故意骗她的,她不可能是个杀手,只是他的未婚妻。
  但,为何在她望着手枪的同时,初雪蝶竟感觉到胸臆间有股好奇异的震动……
  她隐约觉得,她对这种东西并不陌生,她甚至可以把它拆解后,再顺利地组装完成……
  许多奇怪的画面掠过脑中,她似乎看见……有一个女人手持着枪,一脸冷漠地扣下扳机,望着中弹者鲜血四溢……
  那是她吗?她看不清开枪女人的脸,但那人是她吗?难道自己以前真的是个满身罪孽的杀手?
  尖锐的痛楚又由太阳穴两端往上冲……为什么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?这些奇怪的画面到底代表什么意思?
  “你别装傻!”上原晶子尖锐地逼近她,“你捡起手枪射杀我啊!就像你以前干脆利落地射杀别人一般。哼,杀手就是杀手!不管你现在装得再无辜,骨子里仍然留着下贱的血液!”
  她早在楼梯顶端偷偷架设好隐藏式摄影机,为的就是拍下黎蝶儿举枪射杀她的画面,好把这卷录影带火速寄给在美国的巩伯伯看。
  既然巩遴风根本不理会她的意见,凭她的能力又无法把这女人赶出去;那么,她就要借
  助巩伯伯的影响力,相信他绝不会允许义子把一名女杀手留在身边。
  头更痛了!初雪蝶无助地蹲下身子,头好痛、好痛……整个人像是掉人无底黑洞里,慢慢地看不到眼前的景象,也听不到声音……
  她越是想捕捉一闪而过的许多画面,头痛便更加剧烈,甚至连呼吸都开始觉得困难。
  然而她的反应却更加激怒了上原晶子!
  “你少装模作样、装可怜了!”上原晶子狠狠地抓起初雪蝶的头发,“你就是用这副可怜样去博取遴风的同情,继而把他迷得神魂颠倒的,对不对?我告诉你,我可不吃你这一套!我今天一定要揭穿你这贱女人的真面目!”
  为了让初雪蝶落单,她好不容易才使计把所有仆佣全调到花园里去工作,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她一定要逼她现出“原形”。
  “好痛、放手——”雪蝶由喉间逸出一连串呻吟。她的头痛得快爆炸了!偏偏上原晶子还一直猛扯她的头发。
  “你这贱女人别再装了!”上原晶子尖叫着,一不做二不休地发狠紧揪初雪蝶的头发,想用力将她往墙上撞。
  雪蝶知道自己应该尽快挣脱这个疯女人,但她此刻根本使不出半点力气,就在她纤瘦的身躯要被狠推向墙面时,突然之间上原晶子竟松手了!
  并不是上原晶子愿意松手,而是有股巨大的力量由背后抓住她的手。
  上原晶子错愕地回过头,竟看到巩遴风盛怒的脸!还来不及恐惧,“啪!啪!”两大巴掌已毫不留情地甩下来。
  “啊——”上原晶子狼狈地摔在地上,两颊又肿又痛,简直像火在烧。
  “遴风哥!你竟然打我?”她羞愤地哭喊,
  “你居然为了这种女人打我?”千金小姐出身的她,还是第一次挨巴掌。
  “闭嘴!”巩遴风怒斥着,双眼迸出骇人的精光,沉沉气势由高大身躯中辐射而出,“如果你还想继续挨巴掌,就尽管说‘这种女人’这四个字!”
  他从不动手打女人,但刚踏人大门时所见到的景象竟让他瞬间有杀人的冲动!
  事实上,如果不是看在上原伯父跟义父多年的交情上,这令他厌恶的女人此刻早已断了两只手臂,躺在地上哀嚎。
  “滚!我不想再看到你!”
  上原晶子扬着肿痛的脸颊不敢再多置一词。好可怕!跟在巩遴风身边这么多年,她从没见过他这么铁青又阴寒的脸色,简直像是盛怒中的狮子。
  她很识相地迅速逃到楼上,很怕若慢了一步,巩遴风真的会当场杀了她!
  “蝶儿!”巩遴风一个箭步上前,把缩在角落的雪蝶抱人怀中,急切地问着, “你还好吗?你有没有怎么样?”
  他只恨自己的动作不够快!仅仅两天的分离竟让他寝食难安,跟厂商谈合约时,眼前浮现的竟全是她,她的一颦一笑、她那迷惘又惹人怜爱的眼神……
  他拥有过许多女人,但这是第一次居然有女人可以在无时无刻间左右他的情绪,占领他的心思,教他连正事都谈不下去。
  看来这小女人对他的影响力,已远远超过他原先的认知。
  但迅速地结束公事提早赶回来后,没想到居然让他看到这种情景!他懊恼地想着,只要再快一步、再快一步!她就不会受到这些委屈了。
  “我没事……”雪蝶连续深呼吸,靠在他温暖的胸膛上,她整个人慢慢地平静下来,不再头痛欲裂,冰冷的指尖也慢慢回复了温度。
  “先坐下来。”巩遴风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起居室的沙发上,亲自为她冲来一杯热茶。
  “慢慢喝。”他把热茶递给雪蝶,怜惜地替她抚顺被上原晶子扯乱的长发。她身上新添的伤痕令他无比心痛。这日本女人的行径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,他决定了——明天一早便要泽村亲自押她上飞机,把她丢回日本。
  “会痛吗?我替你擦药。”巩遴风轻抚着雪蝶手臂上的瘀青,那是她摔下楼梯时撞伤的。
  他起身想去找医药箱。
  “不会痛,别走!”雪蝶紧紧抓住他,水般瞳眸像是小鹿般惊惶未定,“你别走,我……我有很重要的事要问你。”
  巩遴风又重新坐回双人沙发内,将娇小的她完全拥人怀里,拇指温柔地抚过她的脸颊:“好,我不走,我会一直留在你身边,有什么问题你说。”
  才分离两天,她看起来却更加纤细、也更加楚楚可怜了。他蹙眉轻抚着雪蝶瘦弱的肩头,决定要管家再去搜罗更多的东方药草、补品,好好地为她滋补身子。
  “我……”雪蝶望着他的黑眸,已到唇边的问话差点又吞了回去。如果自己真的是个杀手呢?那她还有资格拥有这个男人这么柔情的呵护吗?
  但无论如何,她一定要弄清自己的身份!她不想一直坠在五里雾中。
  她咬牙问道:“告诉我,我真的是你的未婚妻吗?其实,我只是个杀手,对不对?”
  巩遴风寒眸一凛,迅速猜出一定是上原晶子又对她说了什么!
  “你当然是我的未婚妻!”他将她的小手贴在自己颊边轻轻摩挲着,语气坚定得令人无法怀疑,“我已经说过了,你叫黎蝶儿,出身海岛的一户书香世家,自小就跟我订下了婚约。你不可能是杀手,忘了那个无聊的玩笑吧!”
  “可是……”雪蝶轻咬朱唇,觉得心中有两股巨大的力量不断拉扯她,“刚才,上原晶子扔了一把枪给我看。我……我突然有好奇怪的感觉,我对枪枝并不陌生,我甚至可以马上看出它的子弹口径!还有,我甚至感觉到……以前的我似乎一直跟枪枝为伍……”
  枪?一直把全副注意力放在雪蝶身上的巩遴风,此刻才注意到地毯上还躺着一把灭音手枪,怒火更往上飙,上原晶子竟敢背着他玩这等把戏?!
  他以最沉稳有力的语调回答:“这并不稀奇,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妻,再加上我的事业组织庞大,必须提防不良分子突袭或绑架。所以我一直在你的身边安排保镖保护你出入的安全,而为了更进一步的自保,在美国,你也学习过枪枝使用法。”
  这一番解释听起来十分合情合理,雪蝶几乎要完全相信了。但她还是好怕、好怕,万一自己以前真的当过杀手呢?拥有那么卑贱的出身,那她怎么有资格承受他的呵护、他的爱?
  “我……”
  “好了,别再问了,你这小脑袋瓜怎么会有这么多奇怪的问题?”巩遴风以指压住她的红唇,不想让她继续追问这件事,“累了吗?我抱你上楼休息。”
  “不,我不累。”雪蝶将脸蛋埋人他胸膛内,双手主动地环住他的腰,“我好高兴、好高兴你终于回来了,我好想你!”
  那羞怯的嗓音传人巩遴风耳中,宛如天籁。
  温热的身躯毫不设防地依赖着自己,溢满他鼻尖的是,她身上独有的淡淡芳香……
  有一瞬间,他几乎冲动地想结束名下所有的事业。只想跟她云游四海,在每一个夏日午后,亲密地挤在同一张沙发上,望着蓝天白云,共享一杯清茶……
  那将是何等的幸福!
  一开始,他以为自己只是把她当作小蝶儿的替身;但,如今她对他的吸引力已远远超过他对小蝶儿的记忆……他无可自拔地受这谜样女子的吸引,他喜欢去研究她每个眼神、每个微笑背后所代表的意义,他更喜欢她倚偎在他怀中的感觉。
  “我也很想你。”他托起她的脸蛋,魅惑地一笑,“让我以实际行动来告诉你,我有多想你!”
  他低下头封住她的唇,四片唇瓣霎时间疯狂地交缠,彼此需索,像是要把这两日的绵绵思念全部倾人这热吻中……
  瞅着她嫣红似火的俏脸,巩遴风扬起更邪魅的笑容,他几乎已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,差点就在这里……
  他细心地为她整理好衣衫,牵起她的手:“走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  “去哪里?”她的小脸都快垂到胸口了,还是不敢正视他。
  “别多问,到了就知道。”
  xinting xinting xinting
  这栋曾经是摩纳哥公爵宅邸的大宅内,拥有好华丽的大花园,巩遴风拉着雪蝶,穿越过一连串的绿色拱门、喷泉、温室和百花花圃后,仍一直往后走。
  “遴风哥,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?”雪蝶好奇地问着,前方就是一大片比人还高的灌木丛
  了。以前女佣陪她来散步时曾告诉她,越过那片灌木丛就不是属于巩家的范围了,要她千万别擅人。
  “你美丽的小嘴怎么会有这么多问题呢?马上就到了。”他的声音好奇怪,好像正在期待些什么……
  她不再多问,乖乖地让他牵着走,即将跨越灌木区时,他却道:“来,先闭上眼睛。”
  “啊?为什么?”
  “别多问。”他霸道地命令着,“乖女孩听话,闭上眼睛,我会抱你过去。”
  看来这家伙还真喜欢故弄玄虚,雪蝶只好依言照做,闭上双眼的同时,她也感受到巩遴风两手扣住她腰部,将她凌空抱起。
  走了几步路后,她听到他道:“好了,可以睁开眼了,”
  巩遴风同时将雪蝶放到地上。
  雪蝶睁开双眼,只觉眼前像是出现一片璀璨的光芒!她轻轻眨眼,呆愣半晌后,由喉间爆出一阵欢呼。
  “哇!哇——”
  天!她几乎快昏倒了!
  好美!好美!
 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大片洁白无瑕的白玫瑰花,簇簇盛开着,皑皑如白雪,在湛蓝晴空下绵延到花园的另一端,数量之多简直像是白玫瑰花海,令人想不顾一切地冲进去……
  空气中满溢着白玫瑰特有的冷香,轻轻一嗅便教人心荡神摇……
  “好漂亮!真的好漂亮,太漂亮了……”雪蝶激动得快掉泪,她从没见过如此壮观又美丽的出奇景象。
  这园子里至少有上万株白玫瑰,搜罗了全球各地最珍贵的品种,有的略泛粉白、有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