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依依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都是那夜惹的祸-第15部分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****
  “我知道了。”杜小嫣持著话筒,听完温兆麟在电话中所说的话,她一颗悬著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  (小嫣,你不生我的气了?)
  杜小嫣一怔,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  (我怕你还在为我不让你去方婆婆那里的事生气。)
  杜小嫣叹了一声,“肯跟你说话就是和解了,况且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。”
  在温兆麟去医院后,她仔细回想一切。他的作法并没有错,现在犯人还没有抓到,她不应该随便到外头游荡……
  温兆麟也轻轻一叹,(小嫣,我希望你过得快乐、开心,也许你不赞同我专制的作法,但我不能忍受你有任何差错,那会要了我的命,你懂吗?)
  “我懂。”杜小嫣的泪水夺眶而出,原来他对她用情这么深,他是这么地呵护她,她好笨,还怀疑他的爱,她真是太不应该了。“对不起,兆麟。”她低泣地道歉。
  (怎么了?小嫣。)温兆麟听到了她的啜泣声,紧张地问:(为什么哭?身体不舒服吗?我马上回去。)
  “不用了,我没事。”杜小嫣擦去泪珠,“你先办妥白浩的事,我会乖乖在家里等你。”他对她这么好,她以后再也不和他闹别扭了。
  (事情一交代完我就回去,你小心一点。)他依依不舍地挂上话筒。
  杜小嫣愣了一会儿才将话筒挂上,他关心的言辞、疼惜的语气……他的心中一直有著她!杜小嫣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,她还有什么好生气、好要求的呢!
  铃——铃——
  咦,又有电话,该不会又是兆麟打来的吧!杜小嫣再度拿起话筒。
  (杜小姐,你好,我是方伟华。)
  “方医生!?”杜小嫣惊讶地道:“你怎么知道这里的电话?”
  方伟华轻轻咳了一声,(呃,是奶奶告诉我的。)
  “是吗?”杜小嫣不记得她有留这里的电话给方婆婆啊!
  (是的。呃,杜小姐,你今天怎么没来我家,这里现在好热闹耶!)方伟华愉悦的嗓音从话筒那边传来,想要鼓动她。
  “噢,对不起,我有点事可能不过去了。”
  (但是,奶奶说她很想念你,况且她一个人也忙不过来,你真的不能来吗?)
  “可是……”杜小嫣觉得很为难。
  (杜小姐,难道你忍心让奶奶失望,你知道吗?奶奶今天一早就在门口等你了耶!)方伟华决定动之以情。
  杜小嫣已答应了温兆麟今天不出门的,所以方伟华的苦苦哀求更令她不知如何是好。
  (怎么样?杜小姐。)方伟华还在等她的答覆。
  有了,杜小嫣想到一个拒绝的理由。“我没有车,不能过去。”
  (这没问题,我知道你那边,我去接你。)他怕她再反悔,急急挂上电话。
  怎么这样?杜小嫣傻呆呆地拿著话筒,她根本没有答应啊,当然压根儿更没想到要方伟华来。
  讨厌,又是一个自作主张的人。她身边怎么都是这种人哪!
  尽管生气,但既然对方已说要来接她,她也没有办法再说什么,只好乖乖地在家里等著,甚至连要通知温兆麟一声都忘了。
  ****
  “方医生,你不是要带我去方婆婆家吗?怎么绕了这么久还没到?”
  杜小嫣有点忐忑不安地看著方伟华,今天的他有点奇怪,十万火急的把她接上车后,一路上却不说半句话,漠然的表情看来有点可怕。
  方伟华不发一言,继续开著车,似乎没听到杜小嫣问的问题。
  “方医生……”
  “闭嘴!”方伟华突然大喝一声,吓到了杜小嫣。“你不用去了,这辈子都别想!”
  “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  “因为你没有那个机会了。”方伟华斜睨她一眼,冷笑道:“我想杀的人没有一个能逃掉,连你也不例外。”
  熟悉的话语引起了杜小嫣的战栗,“你是那个变态杀人魔!?”
  “嘿嘿,你现在知道已经太迟了。”方伟华倏地将车速加快,朝郊外驶去。
  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杜小嫣强装镇定,她不能慌,她必须找机会逃走。
  方伟华冷睇她一眼,“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。”
  乍听此言,杜小嫣强装的冷静顿时瓦解。
  “不——”杜小嫣晓得那地方,她是死也不愿再去那里的。“让我下车,我要回去,我要回家!”她抢转方向盘。
  瞬时,车子在路上蛇行了起来。
  “你放手!”方伟华和她抢著方向盘,见杜小嫣强占著不放,情急之下,他伸手往她后颈劈了下去。
  杜小嫣只觉颈后传来一阵剧痛,便昏死了过去。
  “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方伟华看了她一眼,毫无怜香惜玉之意,猛踩油门往前飞驰而去。
  ****
  当温兆麟处理完白浩的事正要赶回家时,警局的一通急Call将他召了回去。
  温兆麟一进到他专属的办公室,却被窗前的伟岸男子给吓了一跳。“浩!?”
  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白浩,“你的伤……没事了吧?”
  白浩淡淡一笑,“我好多了,让你们担忧真是过意不去。”他此时的精神极佳、脸色红润,很难相信他有枪伤在身。
  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温兆麟急欲了解真相。
  白浩耸耸肩,“爸爸不放心医生的技术,嫌成效太慢,硬要把我接回去,决定自己医治。”
  “情况如何?”看他神采奕奕的样子,恢复情况应该很不错。
  白浩轻笑道:“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,所以才回来和你一起处理案子。”
  温兆麟摇摇头,“你要离开医院也不跟我们讲一声,害我们担心死了,要不是我看到那张卡片,只怕到现在还在找你咧!”
  “这不能怪我。”白浩替自己辩解:“我也是早上醒来后才发觉睡在自己家里的床上,我根本不知道爸爸会做出这种事。”
  “你们家的人做事手法可真奇怪。”尽管曾是窃盗世家,但现在已是二十世纪未了,没有必要再偷偷摸摸了吧!
  “习惯就好。”白浩笑了笑,“好了,别再谈我的家人了,我有东西要给你看。”
  “什么东西?”
  白浩摊开桌上一大堆的资料,正色地向温兆麟说:
  “你前些日子要查的事已经有结果了,方伟华曾在慈和医院任职过,但半年前就被辞退了,原因是——精神异常。慈和医院的院长发现方伟华有双重性格,生怕他会对病人做出不利的举动,所以才将他辞退。
  而你前几天说过,方伟华刚开了间诊所,这在时间上非常吻合,虽然现在没有什么很有利的证据,但我认为有必要请他来一趟警局,至少可以查证一下,在案发的时候,他在干什么?和谁在一起?这些事情都必须交代清楚。“
  温兆麟拢起浓眉,思索白浩的建议,最后终于点点头。
  “好吧!我们现在就去找方伟华。”
  当温兆麟走到门口时,突然又折回头,让紧跟在身后的白浩差点撞上他。
  “怎么了?”他细心地问。
  “我打电话给小嫣,知会她一声。”温兆麟边拨电话边回答。
  白浩了然地笑望著他。
  “可恶!没有人接,早叮咛她不要乱跑的。”温兆麟的心顿时又沉重了起来,好像有股不太好的预感。
  就在这时,他怀中的行动电话响了。温兆麟一接听,话筒赫然传出方伟华的声音。
  (杜小嫣在我手上。)他抛下这惊天动地的一句话。
  “你说什么!?”温兆麟吓白了俊脸,他怎么会有那个机会抓走小嫣?
  方伟华阴阴一笑,(你要我再重复一次吗?)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
  (嘿嘿,你想知道吗?我偏不告诉你。)方伟华的语调有点奇怪,(我说过我会杀了她,你不是要阻止我吗?来啊,来啊!哈哈哈……)在他的狂笑声中,电话被挂断了。
  “混帐!我不准你动她一根寒毛!”温兆麟大声怒吼,无奈回应他的只是嘟嘟嘟的声音。
  “可恶!”他猛击桌面,藉此宣泄心中的愤怒。“不管,我要去找她。”
  “兆麟,叫组员出动吧!”白浩冷静地给他建议,“警方该有所行动了。”他眼中露出的精明有别于温文的外表。
  温兆麟盯著他,“好,行动!”他下了命令,准备出发擒捉凶手。
  ****
  “方婆婆,小嫣有来过吗?”温兆麟和白浩为了寻找杜小嫣,来到了方伟华的家。
  “没有啊!”方婆婆张著不解的双眸。
  “那方医生呢?”
  “伟华啊!一整天没见到人,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?”
  听完方婆婆的话,温兆麟满心担忧。
  “怎么了?”方婆婆关心地问道。
  “没什么事,我们先告辞了。”温兆麟不想太早让方婆婆知道方伟华的恶行,那对她来说太残忍了。
  告别了方婆婆,温兆麟和白浩继续找人,跑逼了方伟华可能去的地方,却一点收获也没有。冬天的太阳落得特别快,不一会儿,天已经黑了。
  白浩看温兆麟这样盲目地急著找人,心里也很不忍心。“兆麟,冷静一点,想想看方伟华会把小嫣带到哪里去?你这样乱找一通,对事情不会有帮助的。”
  “我没有办法不担忧,只要一想到小嫣在他手中,我就……”温兆麟握紧拳头,心中懊悔万分。
  “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。”白浩的语气加重了些,他必须让兆麟恢复以往的冷静与精明。“如果我们是方伟华,会把小嫣带到哪里去呢?海边,山上,还是郊外呢?”白浩侧著头思考,像是自问又像是在问温兆麟。
  一语惊醒梦中人。温兆麟大拍方向盘,“我知道了!”
  白浩被他这么一叫,吓了一跳。“你知道什么?”
  “我知道方伟华可能会去什么地方了。”他迅速地将车头掉转方向,往郊外开去。
  白浩看著他驶去的方向,似乎也明了了。他莞尔一笑,幸好兆麟还没完全失去方寸,否则,小嫣这下可真的是死路一条了。
  ****
  好痛!颈后的痛楚刺激著杜小嫣的神经,她呻吟一声,缓缓睁开了眼睛,映入眼帘的是窗外的一片漆黑,但在黑幕之中却见几点繁星。
  天黑了,杜小嫣逸出一丝苦笑,在台北这种空气严重污染的地方,竟也看得到星星。
  “你醒了吗?”方伟华见她蠕动一下,冷笑道:“你还真会睡,我刚刚打电话给你的男朋友,听他焦急的语气似乎还满关心你的,看不出来你这种女人也会有人当成宝。”
  一听到他曾打电话给兆麟,杜小嫣顾不得颈后的疼痛,起身冲上去抓住他的衣服。“你对他说了什么?”兆麟如果知道她被杀人魔绑架,一定非常著急吧!
  方伟华冷著一双眸子盯著她,答非所问。“你这种女人……哼,真是该死!”
  杜小嫣闻言,怒火上升,“我该不该死不该由你来决定。”她已经豁出去了。没想到方伟华的外表看来一表人才,内心却是这般邪恶,一想起他的恶行,她愤怒得连恐惧都忘了。
  “哦?”方伟华扬起眉,“但你现在在我手中,我就可以决定你的生死。”
  杜小嫣吓白了脸,只因他说的是事实。
  方伟华看到她的反应,大笑了起来。“你和其他女人一样,都是怕死的,还逞强什么?”
  杜小嫣不服气极了,“哼!你就不怕死吗?你这个变态狂、杀人魔……”
  “闭嘴,你闭嘴!”方伟华像疯了一样,扑向杜小嫣,伸出手掐住她的脖子,速度快得令她来不及闪躲。
  “不准骂我,我不是神经病,不是、不是……”方伟华双眸涣散,手劲渐渐加重,令杜小嫣渐渐喘不过气来。
  “放……放开我……”杜小嫣脸色发白,她可以感觉到生命从她体内一点一点地流失。
  “都是你,都是你们这些坏女人,为什么将我生下又遗弃了我?害我必须承受世人异样的眼光,遭受不平等的待遇……我要杀、我要杀光全世界所有的女人。”他突然拿出一把手术刀,往杜小嫣的肚子捅下。
  唔……好……好痛!杜小嫣抱著肚子倒了下去,黏稠的血液从她指缝中冒了出来,她额头上冒出冷汗,视线也逐渐模糊。
  “你们这些坏女人,竟敢抛弃我,该死、该死!”方伟华失去控制地大喊大叫。
  半昏迷中的杜小嫣多少可以感受他悲哀的遭遇,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小孩,造成他长大后人格的异常。唉,可悲啊!
  大吼大叫的方伟华突地安静下来,他用著奇怪的眼神盯著杜小嫣。
  蓦地,他扑向杜小嫣,将她娇小的身躯压在身下,疯狂地强吻她粉嫩的唇瓣。
  杜小嫣被他异常的举止吓著,但她已痛得没有力气抵抗。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她真的很怕他会侵犯她,不可以啊!她是属于兆麟的。
  方伟华似乎猜出她的心思,他冷笑地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